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电液动推杆 >

永远的7531——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7531同学进校30周年

发布日期:2021-07-20 12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秋后的第一场雨,赶走了秋老虎,送来了阵阵凉爽的清风。人们换上了长袖衫,有的甚至添了外套。

  秋天的空气,是甜的,香的。浓郁的节日气氛,荡漾在合肥的大街小巷,荡漾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西区专家楼里,荡漾在每个人的脸上。

  久违了,合肥!久违了,母校!久违了,同学!带着青春的追忆,带着放飞的思绪,带着无尽的思念,带着重逢的渴望,从祖国的天南海北,从神州的四面八方,7531(科大75级化学系无机化学专业)的游子们相聚母校,专程参加毕业27年后的同学聚会。

  他乡尽杨柳,百鸟仍思归。同学的情谊,让人魂牵梦绕地思念了27年。27年来,我渴望着同学们能再次相聚,渴望回味那曾经有过的美丽憧憬,渴望重温那镌刻心底的蹉跎岁月。如今,相逢的夙愿终于在合肥工作的同学们的倡议和安排下实现了!我们终于盼到了这一刻!

  思念、感叹、喜悦、希冀!尽情地倾诉吧!成功、烦恼、忧愁、快乐!尽情地分享吧!

  饶水兰!7531的班长。身后跟着的一位漂亮姑娘,是她的女儿。饶一开口,让我立即想起了30年前刚入学时她的自我介绍:

  “我叫姚(饶)水兰,来自江西上姚(饶)”。浓重的江西口音把“饶”说成了“姚”。

  班长还保持着27年前的体型:身高1米60,体重50公斤。大自然也慷慨地赐予她几条浅浅的鱼尾纹,头发烫成了鸡窝,脖子上套了一个珍珠做的圈圈,眼眉好像人工处理过。总之,显得比过去洋气多了。27年的沧桑给她留下的痕迹不算多,说线年来,我一直愤愤不平:凭什么让她当了我们三年半的班长?就这一个茅坑,她干吗那么自私地占了三年半?好歹也轮流让我坐坐呀!

  今天,我终于明白了。仔细看她那鼻子右边的那颗痣!那是福痣啊。成都飞机工业集团公司质量分党委书记、保密办主任的头衔舍她其谁?如果长在鼻子正中间,不当国家主席才怪呢!

  巢力中!7531的党小组长。从福州到合肥,尽管风尘仆仆,却看不出一点点疲惫的神态。身居中国国际钢铁制品有限公司综合部部长的位置,还是那么清瘦,甚至看上去还有点营养不良。真不知他平时的吃喝招待是怎么应酬的?

  闵副乡长,在江西省贵溪县滨江乡摸爬滚打多年,基层的烟酒,造就了他那与身高极为对称的腰围。他很谦虚地摸着肚皮说,马上要退居二线了。言下之意,嘿嘿,肚皮不会再长啦。

  方庆生,他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。数年同窗,一直默默无闻,与世无争。27年后,呈现给大家的还是那张毫无特征的脸。

  别看他说话还是那么慢条斯理,打着娘娘腔,他却是全班唯一下海吃螃蟹的。这些年,虽说不上下海很成功,但绝对不算是失败。从他的计划生育成绩(儿子、女儿都有啦)、从他的名片上印着的“中国滑石工业协会专家组成员”的头衔,足可证明他这些年来闯荡江湖的硕果。

  最先下来的一位女士,乍看还以为是沈殿霞。随着她的脚尖着地,车轮顿时反弹起来足有一寸多高。

  张小玲!是她么?当年班上的体育委员,运动场上的风云人物。想当年,几乎学校所有的女子项目比赛,只要她参加,无不执牛耳。100米、200米、跳高、跳远、篮球......,奖状摞的比书还厚。如今,是否改行搞女子相扑了?15年前去西宁见到她的时候,不是这等尊容嘛。

  我明白了,她在卫生监督所的营生估计每天都是去检查酒店的后厨房。否则,肉怎么都往她一个人身上堆?

  90年代初,我去西宁开会。同学相见,分外高兴。张喊来李宝善和她的同事,上酒店招呼。四个人消灭了三瓶青稞玉液。我自忖酒量不差,但还是被灌的找不着北。后迷迷糊糊随大家一道,到她家接着喝。

  看到她家阳台上堆着的至少一百多个空酒瓶,我吓了一跳。她漫不经心地解释说,每天和老公喝掉一瓶白酒已成了习惯。

  我后悔不已,李鬼碰到李逵了。后悔得把胆汁都吐了出来,并在青海饭店吊了三天的盐水, 会也没开成。至今耿耿于怀。

  张小玲乖巧伶俐的女儿也跟来了。学钢琴的,特听话,见到我们一个劲地喊:各位舅舅好!

  祁延平!当年7531唯一带工资上学的幸运儿,眼睛里还是那样目空一切,举手投足还是那公子哥的神情。记得上学时,他那未过门的媳妇隔三岔五地寄东西来,撩得男同学们心里痒痒的。

  如今,经过青海大柴旦数十年的风吹雨打,未过门的媳妇已成为祁延平那26岁的儿子他妈,自己也坐到了青海省国家安全厅三处处长的宝座上。

  张利民!一副行头让人忍俊不禁:头发耷拉在前额上,差点遮住了眼睛。浅灰色带格子的西服长到膝盖,让人错以为是大衣。

  除了在蚌埠医学院化学教研室当主任外,唯一的爱好恐怕就是上网了。一谈起因特网,两只小眼睛顿时发光,什么MSN啦、QQ啦、FOXMAIL啦,头头是道。

  ——来了!沥沥细雨中,一位先生和一位女士,带着真诚的微笑,大咧咧地向我们伸出手来:

  岁月,清楚地写在肖的脸上。茨威格在《列夫·托尔斯泰》一文中有这样一段精彩的描写:“整个面部,就像出自农村木匠之手的粗制滥造的小屋;眼睛上方的额头,就像是用刀胡乱劈成的树柴;皮肤,就像用枝条扎成的村舍外墙那样粗糙......”。这就是如今的肖。

  为了爱,肖于上世纪70年代末便远离家乡,从青海盐湖所调到安徽。经过多年的奋斗,如今稳坐在安徽省安全生产科学研究院的第一把交椅上。

  陆翠珍现在的职务是肖福全的老婆(废话!),兼安徽农业大学生物中心的主任。

  陆在同学圈中是公认的好脾气,是典型的好人。在校虽成绩平平,但乐于助人,不像是上海人。在学校的时候,陆帮男生洗衣服、套被子是家常便饭。不少男生甚至生性懒惰的女生□□□(给点面子吧,不点名了)都曾受其恩泽。记得27年前的某一天中午,我在去澡堂的路上碰到她洗澡回来。我随口问了一句:

  我发自内心地为7531唯一的一对感到高兴。也多亏了两位,不仅为本次同学聚会做了大量工作,还放了5000元的血。

  ——还有一位,那就是在聚会活动中当驾驶员的我。毕业留校后,鬼使神差般地调到安徽省招生办公室。直至身材快变成橄榄,才感到官场的可怕,赶紧溜到上海与家人团聚。什么周期表原子量,什么点阵空间群,全交给老师了,还给学校了。但老师教给的做人的道理却使我终生受用不尽,在自己的小旮旯里,从不敢懈怠。与同学们相比,还是觉得自惭形秽。十年前胡乱涂写的一首水调歌头(或者叫顺口溜吧)正是在下的画像:

  27年了,分别得太久太久。曾经寒窗奋读,苦乐共处,思念的情怀就像那陈年的老酒,越酿越浓烈,越久越香甜。当我们相互端祥着曾经熟悉而现在看起来又有点陌生的脸时,心底涌出别样的滋味。风风雨雨27年,大家各奔东西,所走的路不尽相同,或许有的春风得意,或许有的艰辛坎坷;或许有的清贫依旧,或许有的鼓了钱包;或许有的还是百姓,或许有的当了官僚。但这又有什么呢?在这里,我们的身份是一样的:我们是同学!

  同学,是镌刻了深深意韵的一个词。在这物欲横流的年代里,同学情谊贯穿的是整个人生,弥显珍贵。在这个圈子里没有利益,没有欲望,没有欺诈。即使27年前同学之间曾经有过的些许不快,在会心的笑容中竟也能变得如此可爱,如此美妙。

  镜头一,张云昌在青海盐湖所做毕业论文时的“事迹”:一顿酒后,众人寻他千百度,君不见,他却醉躺在□□□里(——嘿嘿,此处删去了三字,什么字就内部掌握啦);

  镜头二,还是这位仁兄,用实验室的烘箱烤牛肉,牛肉竟在烘箱里燃烧了起来,糊味弥漫了青海盐湖所的整个楼道,还差点引来了消防队;

  镜头三,在五河农村,李延昌和在下比赛:一个吃一块肥肉,另一个便吃一个干辣椒,近三十个回合后,双方握手言和;

  镜头四,当年地震的惊慌,闹得人心惶惶。半夜里,不知是谁起来小解,把脸盆碰掉地上,有人神经质地高喊:“地震啦——”!

  睡梦中,同学们迷迷糊糊抱着被子便往操场冲,人去楼空。女同学□□□仅穿着比基尼呐;

  镜头五,李宝善的男高音,比帕瓦罗蒂还要高八度。每逢他唱歌时,他先把自己的耳朵捂起来,再闭上双眼,一阵高吭之后,地动山摇,吓得宿舍楼里的老鼠遍地乱窜;

  镜头六,闵初成从江西老家带来了一瓶老白干,原想留着自己慢慢享用,却被我瞅上了。一个晚上,凑着一盘花生米,我硬是喝了个底朝天,第二天照常上课。这次见到他,他说到现在还在心疼那酒呐;

  镜头七,曹定飞和张云昌合演自编的相声《插田》,两人往台上一站:不用台词,强烈的反差便让人笑得前仰后合;

  镜头八,南京718厂的实习。一天下午,我们几个同学买了从雨花台到718厂的最后一班车的车票,此时,厂里一位漂亮的女工因买不到票无法回厂而焦急。祁延平英雄救美,主动把自己的车票让给了她,又可怜巴巴地求着我们退票,陪他步行15公里回到厂里。

  点点滴滴的纯真故事,情深、意长、味重,汇成了令人终生难忘的镏金岁月。回忆起来,就像那甘醇的美酒佳肴,如此香甜,让人难以忘怀。

  这里曾是我们汲取知识的沃土,这里曾是我们走向成功的驿站,这里有我们青春的足迹和难忘的记忆。如今的科大几乎让人认不出了。处处绿树成荫,碧草如茵,新楼成片,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。

  操场还在,只不过变成现代化的设施齐全的运动场了。一阵莫名其妙的冲动,我撒腿跑开了。400米下来,两眼发黑,腿直打颤。但,心中的快意溢于言表。27年前,正是在这,我曾洒下无数的汗水,以致于有人误以为我是中国科技大学化学系体育专业毕业的。

  男生住的118楼、女生住的117楼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两栋全新的五层学生公寓。我们想进去瞅瞅,刚一进门,立即被警惕的宿管员挡住了:

  本次聚会安排了在食堂排队就餐的怀旧节目。但遗憾的是,餐厅条件太好了,不用排队(当然也不用插队),也不用涮碗,怎么也找不到27年前的食堂那乱哄哄的感觉。

  我们参观了校加速器实验室,参观了校史展览。科大年轻的副校长窦贤康教授也抽空会见大家,特别介绍了近几年学校的情况和今后的发展目标。我们为母校所取得的成就惊叹不已,也为母校的蒸蒸日上倍感自豪。

  更令人高兴的是,我们见到了刘清亮、王弘、张祖德三位恩师。师生在一起,百感交集。刘老师激动地说,我教书一辈子,最幸福的瞬间就是当年的学生来看我,太令人高兴了!

  是啊,27年后见到自己的恩师,也是我们当学生的最幸福的瞬间。老师传授我们知识,更重要的是,老师的一言一行,教会我们怎样做人。我从心底真诚地道一声:老师,谢谢您!

  英道华鬓无情物,丹心一腔血。颔首自问,我们无愧于心,我们没有给老师丢脸,我们为学校争气。多少年来,我们兢兢业业地工作着,为祖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辛勤耕耘着,许多人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干出了非凡的成绩。

  “学校三年半,最遗憾的是老师对我们管得太严了!不准我们谈恋爱。看看人家班级现在多热闹!都有好几对!我们班只有一对,太让人失望啦。”

  张老师打太极拳了:“谁说的?我们什么时候管过你们这一茬呐!”言外之意,那是你们自己没本事。

  张云昌,张博士。在校时聪明透顶,如今真的透顶了,仅后脑勺上还残留着稀稀拉拉的几根毛作为点缀。在堪萨斯,他惬意地呆在那占地1000多平方米的张氏庄园里。美国的洋面包,把它的体型撑得X轴大于Y轴。儿子大卫的名气也绝不亚于老子,堪萨斯的报纸都专门报道过,前几年保送到全美最有名气的加州理工学院,并拿到了全额奖学金;女儿文迪最近还获得了全世界高中数学竞赛的第一名......

  白晋华,白博士。也赖在加拿大的多伦多不回来了。前几年,看过他贴到网上的照片,我恨不得立即寄大米扶贫去。可今天,通过msn,看到躲在家中地下室里昏暗的灯光下的她,却风姿绰约,一副青春模样。嘿嘿!驻颜有术啊。据内部消息,目前她还是single。7531有哪位男同胞有想法吗?抓紧啊!

  李延昌,7531默默无闻的人物。虽来自祖国的西北边陲,却长得细皮嫩肉,姑娘家看了都自惭形秽。在校不苟言谈,八棍子闷不出个屁来,是条典型的虫。

  时隔卅秋,当刮目相看。如今的李延昌成了一条龙,一条大龙。谁能想到,今天,青海省新长征突击手、全国劳动模范的光环会罩在他的头上?正是他,在苍凉而冷寂的格尔木,凭着自己的坚韧,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做出了骄人的成绩,获得了青海钾肥公司50万元的重奖,还破格提拔到处长的位置上。

  身在贵阳的吴家进,还在为生计奔波,以身体不适为托辞而失约;青海师范大学的李宝善,由于惧内而不敢成行;上海华东电脑公司的曹定飞,因住房拆迁而临时变卦;青海湟中县的李连忠,因在芜湖冶炼厂实习时被硝酸银弄坏了眼睛,后无法工作,病退回老家后至今不知音讯......

  张小玲从家里带来了27年前女同学的合影照。程琳娜那熟悉的倩影,那灿烂的笑容,栩栩如生,让人看了直想哭......

  记得80年代末,我们得知她患肺癌化疗的消息后,准备去北京化冶所看望她。她却拒绝了,并托人捎话来:“我现在的样子无法见你们,就让我以前的样子留在大家的脑海中吧......”

  大家不说话了,都在琢磨着。今后的路该怎么走?身体、事业,孰轻孰重?谁也没有答案。

  ——那就让未来去回答吧!人生之路有时是自己无法选择的。我在心底真诚地祝愿着:只要你过得比我好......

  再见,各位同窗!珍重,各位学友!我期待着2006年相约在青海,我期待着2008年相约在母校,我期待着再相聚的那一刻!· 京东数据分析:健身训练Q2销售额同比下滑26%仅4成店铺www.qhud.cn